在玉水寨的摄影课

充沛的灵感总是与优美的美景相伴相随,当我们面对幽蓝的天空静默的白云,当我们静看淙淙流水浮动游鱼,灵感便会如同汩汩的泉水喷涌而出。在玉水寨的一堂摄影课,内心的灵感于灵动的手指相随,对照着青葱树木、远望着木屋小房,轻轻按下相机的快门,美景便与灵感融合交织在一起,绘作了悠悠景致。
洒满红叶的小径

来到玉水寨首先看到的是清澈的淙淙流水,如镜如玉,明澈着游人内心起伏波动的内心。我妄自地猜测玉水寨名字的来源大概便是因为这似玉般清澈的水流吧
银杏叶下的水池
玉水寨的最顶层是东巴文化中的自然之神,它浑身金黄,蛇身人面,站立在山腰静望蜿蜒的流水,高大的身躯形成一种莫名的敬畏回荡在心中以及肺腑。我直到现在都在思索,东巴先人为何要将蛇身作为民族之神的标志?为何曾经过去便已如此深刻地认识到自然的伟大?

独立的小木屋

在民俗园里我们见到了静坐檐下的纳西老人,褐色的皮肤下是缄默而知足的表情,纳西人的不融俗事只近风情的脾性就如同眼角眉梢的丝丝皱纹,镌刻在内心而流露于外表。一位纳西老奶奶正坐在屋檐下端着旱烟锅一撮一撮地抽着,烟雾幻化为云随着胸口清浅呼吸渗入肺腑。我所察觉到的是她那饱经风霜的面庞和怡然自得的神情,正如同纳西人不变的若然风骨。
纳西老奶奶

自然的灵感浸入直达每一个身处玉水寨的游人心中,恍惚迷恋风景之时猛地看到受持相机立正拍摄的同学,她站在水池边沿,神经专注地透过单反屏幕凝视着面前静默怡然的风景。我猜,她的灵感大致已随着木屋的古韵、小桥的流水以及脆木的盎然生机融于一体了吧,否则她的神情怎会如此专注地望着这玉水寨一草一木、一砖一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