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江的文学论坛

上月九号在丽江举行的文学论坛我期待已久,由《大家》杂志举办,请来了国内国外的作家,这些平时都只读其文不见其人,能一睹他们风采想来真是奇妙的事。
丽江文学论坛——聚贤堂
我冲着叶兆言去的,刚看完他的中篇小说集《关于厕所》,见到真人觉得比照片上略傻乎乎地,不敬不敬,笑。
正在给粉丝签名的叶兆言
来自重庆的虹影和大多数重庆人一样鼻音边音分不清,这让我觉得亲切,有人上去朗诵了一段她的《饥饿的女儿》,我没看过这本书,也没听太清楚,但模模糊糊就有一种感动。
这次文学论坛的话题是:我们的文学是在世界之中还是在世界之外。这话题说地不好容易假大空,在场的作家们也没能说清——都讲自己想讲的事去了,笑,他们年纪都大了,但还是不听话。
我听来自墨西哥的贝尔纳多.费尔南得斯的演讲,他一把年纪,演讲也不动听,但ppt上的照片却是一张俏皮的自拍照,像他的作品,《兔子的精灵故事》和《火星假期》一样古灵精怪,这样的现实中有些老迈木讷的他才像我印象中的作家,不善言辞善书写。
丽江文学论坛签名墙
陈侗我不知道他,他也不是作家,他是一个出版人、一个画家、一个摄影师,还是一个电影人,他的作品《马奈的铁路》、《速写这回事》我都没看过,但这并不妨碍我听他的演讲,他从出版谈到画画,写作谈到出版,实实在在,肚内确有干货。
而诗人欧阳江河,念他的《玻璃工厂》时我没听,也听不懂,他座谈时我听了,也听得懂,然他话唠,宛如涛涛江水不可收拾,不知道是不是现在现代诗人不受重视的缘故。
文学论坛合影
休息期间大家都去合影要签名,采访或者接受采访,不管如何,座谈会里年轻人比老人多,这值得庆幸欢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