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丽江摩梭人害羞文化

居住在丽江泸沽湖的摩梭人日常用语中有两个高频词汇,分别是“舍夺(害羞)”和“潘阔(面子)”,摩梭人内心对于害羞的感受似乎比其他民族都要敏感得多,对“面子”和“个人声誉”的维护似乎也比其他民族更为强烈。可以说,摩梭人已经把“害羞”和“个人声誉”纳入了摩梭文化建构的道德体系中,不遵守明确规定的各种违背善行的行为,不在意他人的感受的以自我为中心的行为,不能维护家屋和谐,不能平衡家庭社会分工,不能管理好家屋,不分场合任意谈论和性有关的话题,不加避讳地使用“敏感”称谓与词汇,说流言秽语和不礼貌的话,不按常理来做事、待客不周或者不信守承诺等行为,都被认为是害羞的,有损面子和个人声誉的。

重女不轻男的丽江摩梭家庭

“害羞”和“面子”对于摩梭人的意义在于,任何人都十分注意社会集体取向和他人对自己行为的评价,“面子”并非只是一个简单的脸面问题,它是摩梭人独特的文化心理,是社会意识、传统文化、传统价值观、人格特征和社会文化的集体取向共同作用的综合体。因此,香港学者周华山将摩梭文化精辟地概括为“害羞文化”,“害羞文化严禁血缘亲属走婚,连语言上也严禁任何性话题。

摩梭女子的花楼

这绝对不是性压抑、性否定或性保守,而是针对血缘禁忌而衍生的独特文化机制。害羞文化是摩梭人避免乱伦关系的文化机制。这种强烈的防御机制,令小孩自幼产生强烈的道德感,只要在血缘亲属面前听到任何跟性相关的词汇、会强烈不安而马上离开,良久害羞不能平复,从而令血缘亲属之性关系难以发生。所以,害羞文化针对的绝对不是性本身,而是乱伦禁忌;所避免的不是男女关系,而是血缘亲属间的异性关系;所打压的不是所有亲属关系而仅限于血缘亲属。

走婚的摩梭一代

如今,“害羞文化”已是丽江泸沽湖摩梭人家屋教育以至整个道德观念的主要构成部分,代表着对一切不良行为的约束与限制,譬如贪财敛财、唯利是图、对老人不敬、破坏家庭和谐等行为,都会让每一个摩梭人心中蒙羞与不安,并且受到社会集体取向的谴责与不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