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江摩梭王妃肖淑明

丽江泸沽湖相信大家都耳熟能详,但丽江泸沽湖还有一位摩梭王妃,恐怕知道的人就不多了,今天就为各位介绍一下这位不平凡的王妃的故事。

1932年,成都市最具文化品味的老南门文庙前街17号诞生了一位女婴,这女婴天生玲巧、秀美,小小年龄便出落得婷婷玉立,她就是肖淑明,小时候妈总是惦记:“哪一位郎君才配得上我家淑儿呢?

丽江摩梭王妃肖淑明
丽江摩梭王妃肖淑明

75年前,她像文成公主和王昭君一样,充当了和亲大使,越过于山万水来到神秘的泸沽湖,成了“女儿国”的王妃。

肖淑明曾是泸沽湖上一位叱咤风云的传奇女子,骑骏马,打双枪,百步穿杨,弹琴咏歌…神秘的泸沽湖赋予她太多的传奇故事。

1943年12月23日,泸沽湖土司、川康边防总指挥部彝务指挥喇波成到雅安竭见刘文辉。16岁的肖淑明第一次见32岁的喇波成一身黄呢军装,外套绿呢大衣,佩刀带剑,戴上校胸章,相貌堂堂,很是英俊,加之说话斯文,不嗜烟酒,印象尚佳。次日报上突然登出在雅安鸭绿江饭店举行婚礼的消息。

土司喇宝成和肖淑明
土司喇宝成和肖淑明

一夜之间,她由一个中学生变成了堂堂土司夫人。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里厮守整整一生。

到泸沽湖(当时称为左所)的第二天,喇波成又按摩梭人的婚俗习惯张灯结彩,再次举行隆重婚礼。喇波成虽是泸沽湖的土司──德高望重的头人,但对肖淑明却格外敬重和厚待,两人婚后的感情非常融洽。那时肖淑明不过20出头,通常骑一匹枣红大马兜风,一趟跑到老衙门,又一趟跑到湖边。腰间横挎一支左轮和卡宾枪,见到草丛里或山坡上有野鸭野兔,一打就中,弹不虚发。

肖淑明在丽江泸沽湖
肖淑明在丽江泸沽湖

来到摩梭人中仅一年,肖淑明就学会了摩梭语。摩梭人以他们的走婚制维系着母系社会的最后一块领地,这种习俗至今犹存。但唯独土司家不采取这种婚制,仍是通常的男方对女方的迎娶制。也没有人敢来“翻木楼子”。但这并不妨碍土司去翻木楼子。肖淑明很坦率:“喇波成翻少啦?他不嗜烟酒,就这个毛病:好色!”对此,她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男人家嘛,有几个是规矩的?你做你的事,我待我的人。要不然自己活不到今天!

1943年至1947年是喇波成在泸沽湖一呼百应的年景,也是肖淑明一家最舒心的日子,1948年以后的两年时间里,当时的左所与邻居木里民族间发生数次大的械斗,虽然最终以喇波成领导的左所人胜利而告终,但却元气大伤。昔日的辉煌已渐渐远去。1951年泸沽湖正式得以解放,1956年民主改革时,肖淑明带头交出了家里所有的金银财宝和枪支,只剩下几个人。1957年5月4日,一大群摩梭青年在肖淑明居住的新衙门疯狂地过自己的节日,不慎一把火引着了房,一套豪华壮美的“木楼子”没有多久就化为灰尽了。土司家昔日的气派与风度由此荡然无存。

后来兴建的王府
后来兴建的王府

1959年的冬天,一个“不法地主”的罪名把肖淑明送进了西昌黄连关监狱,肖淑明在这里服刑8年。那时她大女儿13岁,小女儿才8岁。1968年刑满之际,她没有回到泸沽湖,自愿“续刑”,在监狱干些统计、保管、卫生员等事,深得管理人员好评,直到1972年她想儿女快要疯了,才又回到了那个让她荣辱并存的古老的泸沽湖。

回到寨子的那天已是黄昏,她独自站在湖边呆呆地望着碧绿的湖水,湖水中的倒影令她昏然神伤:强烈的太阳紫外线,脸上折射出道道黝黑的沟壑,蜡黄的双手已看不到曾经有过的勤劳和骄傲。2008年10月,81岁高龄的肖淑明突发脑溢血,悄然离世人间。按照摩梭人的习俗,家人对肖婆婆进行了火葬,遵照老人的遗嘱,她的骨灰被放在了王妃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