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江的云在地上飞

我是一个来自平原的人,彻彻底底的平原人。我的家乡在一望无际、毫无起伏的华北平原。麦草翻飞,平稳地蔓延到广袤的遥远天际。

在来到彩云之南的丽江前,我对天空的认知是停留在课本上的。课本上告诉我:在遥远的彩云之南,天空可以瓦蓝得如同刚刚出炉印刷的蓝色花布,云朵可以白暂得如同街头小贩做的棉花糖。
雨季的云朵厚重饱满,光线暗淡的环境下行人似乎与天空只隔了几尺房。
对于课本上对蓝天白云、碧空晴天的描述我是相信的,我内心知晓平原的天空虽然灰蒙一片,但是在那遥远的地方总是存在一方悠悠净土、洁净苍穹的。可是,在此之前我却为想到,丽江的云朵是贴着地面飞翔的。

四月雨季初至,阴云细雨后天空开始透过缕缕阳光。站在楼顶窗边的一个瞬间,忽地看见了远处的雪山脚下飘着一朵蒙蒙犯灰的云朵,它紧贴地面,如同雨后猛然长出的一棵巨大棉花。花蕊丰硕饱满的在地面爬行。远远望去又如同在广阔大地上蓦地出现了一朵洁白花朵。
站在窗边,远处的玉龙雪山被云朵遮盖。而雪山脚下,一朵阴云正紧贴地面悄悄地飞……
在操场上静坐时阴云变换的天空蓦然地飘来一朵阴云,霎时间光线便被遮挡掩没了起来。我对着身边的同学打趣喊着:你看,云彩在我头上飞呢!

丽江的天空在雨季的侵袭下变得愈发低矮,云朵似乎与着周围的小山并齐。阴云覆盖时不远处的山头白芒一片,水汽变换着形状漂浮在头顶之上,行走在山川之间。
不远处的山并不高大,飞云却将山间淹没。向前远望,云朵分明近在咫尺,分明浮于头尖。
我是一个来自平原的人,彻彻底底的平原人。在来到彩云之南的丽江后我对课本上的描述恍然大悟:原来丽江的天空不仅可以蓝得渗入肺腑,原来呼吸的空气不仅可以酣畅甘甜,那浮动的白云也是一幅精致。
丽江的云朵洁白似雪,饱满若花。此刻丽江的云正浮于头顶,在地面悠然自若地飞呢……

本是晴空蓝兮,蓦地飞来一朵调皮的云,盖过天空,存于山川。此刻的它正在地上缓缓地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