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丽江进行一场翻山越岭的旅行

少年的时候义气横生,你说‘青春要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我说‘青春里的旅行要徒步而行、翻山越岭’。于是从丽江旅院到雪山的柏油马路多了几条迎风骑行的身影。

旅行所注重的并不是最终的结果,而是穿越田野立于天地的过程。当玉龙雪山收费口的工作人员横挡路口,告诉我们没拿学生证决不可以进的时候,青春义气的我一指远处的雪山说,“既然正门不能进去,我们就来个直线前进爬雪山。”
前行雪山的路途偶尔歇息一下,坐于怪石之上,身在蓝天之下。
但很快,激情昂扬过后就剩下了翻山越岭的气喘吁吁。这一切还要慢慢说起。

当我们将自行车锁在了一旁的隐秘丛林后,便又开始了穿越荆棘林的行程。这片灌木枝叶横生,不少倒刺挂在树杈上。看到这种情况我对着另外两个伙伴喊,“大家戴上手套别扎着手。”话音刚落便看到了一片荆棘卧倒,随后站起来一个扶腰摸脸的身影。
丛林横生,山势陡峭,这是翻山越岭的最好见证。
穿过荆棘林大约耗费了半小时,当视野中绿意渐退,戈壁旷野也逐渐开阔起来。绵延的碎石地中偶尔会有一块人工的湖泊,再到湖泊淡去视野后终于来到了雪山脚下。望山而行并不是一个很明智的想法,因为远处的山坡影影错错相互重叠,被灼目的阳光一照便很容易被看作是一个高大的山峰。当走近后只好嫣然叹息,翻山越岭。

上山的坡度很陡,脚踩上去会有一片碎石哗然滚落,但我们拽着身旁的树枝提步而上。因为海拔较高,山上全是挂满松果的松树,剥开树叶寻找行路倒有种探险求生的感觉。当翻过了两座山头后,累得腿脚疲软的我们发誓说这是翻的最后一座山。最后一座山路途也变得愈发难行,坡度更加陡峭,身旁不知道经历了多久风吹日晒的朽木稍微一拽便会应声而断。一个稍微的休息,忽然发现了碎石中小巧而又奇怪的花儿,它长着菱形花瓣,青翠色的叶肉上附着着一层洁白的皮茧。一时被这漂亮的植物吸引便刨了出来,准备着让它在宿舍的阳台上绽放。
山间偶遇的嫩白花朵儿,疑是雪莲。

当夕阳将沉时我们来到了山顶,面对巍峨的雪山,呼吸微凉而参杂雪味的空气,一路翻山越岭的奔波劳累便被一扫而空。乌鸦归巢会连续鸣叫,当我们听到呱呱的鸦叫时迅速起身下山。此刻斜阳的光已经没有了温度,夜至老林是一件想想都会恐怖的事儿。

回到雪山门口时已经繁星满天,密密匝匝的星烁真的如同晶亮的宝石高悬夜空。遗憾的是无法拍摄下这绚烂的风景,但或许正因为奇妙美丽的精致无法被定格拍摄,才愈发令人迷恋神往。回程的道路下坡顺行,夜风呼呼地吹过脸庞带起浓郁的青春的味道。
坐在最后的山巅,望着高不可攀的雪山。
此次一行趣味丛生,又想起那句话,青春时期的旅行就像青春本身,不仅要勇敢地说走就走,还要徒步而行、翻山越岭。